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人文 > 人文
投稿

摩霄庵 | 徐岙底的黄昏

2020-01-03 14:26:18 来源:福鼎新闻网 作者:林承雄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已近黄昏,我们还徜徉在徐岙底,舍不得离开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几位女子在古宅门口,在卵石垒砌的围墙根下,手握一捧油菜花,或坐,或倚,摆各种惬意造型,让同来采风的摄影家们拍照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是的,时光倒流,我们一脚迈进了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的世外桃源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窄而狭的小街巷,四通八达,排布有序的旧居,在落照中安静地卧着。木板门上锈蚀的拉环,仿佛欲语还休。磨的光滑透亮的街石,似乎讶异地盯着陌生的来客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屋角边的水田里,三五只水鸭哔哔噗噗地啄食着;台阶前横卧的狗懒洋洋的,对来访的客人不理不睬;道旁忽然扑闪而出的紫荆花,亮晶晶的,好像在惊问:“你们是哪来的,干嘛来骚扰我的下午梦?”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夕光漫漶,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倾翻了天空的调色盘,涂抹出千姿百态的图景。而徐岙底,依然静若处子,仿佛忘却自己已经老态龙钟。她的芳华惊艳,她的文采风流,却让人回味不尽……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忠训庙在夕光里静默着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它那般矮小,在村口那株傲然耸立的百年红槠的荫蔽下。然而,又似乎有悠远的历史风云向远路而来的客人娓娓道来,萦绕耳际,撼动心旌。忠训庙里供奉的是英雄徐震。北宋宣和三年,方腊所部侵扰温州、瑞安,温州府判泰顺罗阳仙居人徐震受命率众抵抗,壮烈牺牲于桐岭,享年五十八。其灵柩返乡期间,途经徐岙前的玉溪暂歇,时天降大雨,当地久旱而近枯萎的禾苗喜得甘霖而获重生,此后年年丰收。乡民为感念他,于是将这里命名为徐岙底村,并在村头立了忠训庙祀奉他。徐震少年秉承祖训,好书力学,在职时奉公廉洁,深孚众望。由此约略可以见得民间的一种普遍的价值认同,但凡为国泰民安而殒身不恤者,必为千百代人所敬仰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泰顺境内存有多座徐三公(翁)庙(供奉的是徐震),徐震甚至被尊奉为“徐府侯王”,每年六月六日(徐震诞辰)徐岙底徐三翁庙都会迎来隆重的祭祀活动:这些都是明证。玉溪水潺湲而去,那日夜流逝的水声里,应该也会有对此地先贤颂扬的音符吧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元院在夕光里静默着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202001031058552431.jpg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网络图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它门楼檐下高悬的“文元”匾额,那金字耀眼,赫然昭示宅院主人———清乾隆甲戌年副贡生吴存经的身份与地位。所谓“忠厚传家远,诗书继世长”,一个小山村,能出一个副贡,也足见吴氏家传之恩泽。想想他当年苦读时的情景:“一盏灯火夜深红,猛着心时不计工。他日风云能际会,定应平地步蟾宫。”(吴存经《南窗夜读》)在一个学而优则仕的时代,栖身深山远村的读书人,渴望藉读书而直上青云的高志,即便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也依然不乏励志意义。漫步偌大的石块铺砌的天井地坪上,隐约有朗朗书声在弥漫着青草与花香气息的空气中,从二楼那墨香氤氲的书房里飘溢而来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举人府在夕光里静默着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它厅堂上横亘的大刀,据称重达120多斤,是宅邸主人的爱物。目睹那青光闪烁的刀锋,叫人想见当年武举人吴永枫立马横刀、雄姿英发的风度。门楼上悬挂的“登科”匾额,还有门楼外端立的四块旗杆石,似乎在诉说着屋主的丰功伟绩。吴永枫曾以右庠生的身份参加清乾隆庚寅恩科考试,名列全省第三十七名,而成为武举人。其父吴家驹是太学生,例赠武信郎。由此,也可证其家学渊源。有趣的是,他的宅院里还张挂着一块“静以养身”的匾额,作为武人的吴永枫亦不乏其文静的一面。在古屋后山弯里还有一块空地,传说那是他练武的“跑马场”。风雨沧桑,曾经的雕梁画栋,如今已日渐颓圮。好在重修府邸的工程已紧锣密鼓地开始实施。那厅堂上紧张劳作的木匠,正在按古法对巨大的原木作有条不紊的精细加工。斧凿刨推的声响,在庭院中回荡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吴氏宗祠在夕光里静默着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它坐落竹木葱茏的金山脚下,那高挑的飞檐,在苍穹下,在余晖中,特别醒目。遥想千年前,唐谏议大夫吴畦五世孙肇基筱村柏树底;历数代后,吴氏后人因欣羡徐岙“曲径坦途,引人入胜,重峦叠嶂……自成幽秀”的景致,而于宋端平三年自柏树底迁居此地,开枝散叶,如今已瓜瓞绵延,名闻遐迩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吴畦是唐咸通元年进士,初授河南节度判官,督修黄河有功。广明元年破“黄巢乱”而深得朝廷器重。中和二年应召入朝,拜中书令同平章事。文德元年授谏议大夫。因其进言直切,触犯权臣,忤逆昭宗,贬为润州(镇江)刺史。乾宁二年,藩镇董昌与钱镠相争,董昌想要拉拢吴畦共攻钱鏐,吴畦不从,于是弃官归隐。天祐元年,罗隐奉吴越王钱鏐之命,来寻访隐居故里(库村)的吴畦出山辅政,吴畦谢绝了。由此,可以见出一代士大夫审时度势的睿智与刚正不阿的风骨。《全唐诗补编》中收有他的一首七律《登明王峰》: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明王嶻嶫与天齐,势压诸峰不可梯。霁雨孤钟云外度,叫霜群雁月中栖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仰观碧落星辰近,俯视红尘世界低。七尺灵光双蜡屐,石门金鼎漫留题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令人蹊跷的是,有如此不凡履历的人,新旧《唐书》中均未见其传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!但是,正史中未列传的,民间却递世相传着这位前贤的事迹。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,细细玩味“仰观碧落星辰近,俯视红尘世界低”一联,依稀可窥其襟抱与操守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某种意义上,诗是灵魂的回声。那个风雨飘摇的晚唐时代,退隐荒僻之地的吴畦,直面日薄西山的大唐王朝,置身诸藩恶斗的乱局,他的内心深处该会是怎样?从居庙堂之高,到处江湖之远,真的就能心如止水、无牵无挂吗?或许,他能够选择的也只有“穷则独善其身”了。晋人葛洪《抱朴子》中有言:“及在衰世,栖栖惶惶,席不暇温,志在乎匡乱行道,与仲尼相似。”我们或许还可以推想吴畦在那样一个衰世的时局中,他拒绝出山,经历了怎样的一种剧烈的心理斗争?是否,可以为他代答———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?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黄昏中的徐岙底是寂寞的;其实,它又是律动着生命的音韵的。如今这里已少有人居,一派颓废的模样。但是,你看那雕花的门窗,那彩绘的斗拱,那一柱一枋一梁,尽管尘垢积黑,却无不传递着历史古老的回声。物化的可以朽腐殆尽,而精神的则仍以文字,以口耳相传的方式,逐代流布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金山顶上衔着那枚落日,绮丽的霞光濯洗着葳蕤的草木,间或有流泉飒飒,飞英片片,编织着迷离的暮色。晚风中弥散着乌衣红粬的浓郁芳香,令人不禁沉醉。在村口百年乌衣红粬作坊里,身为非遗传承人的坊主,热情而憨厚地舀取用自制乌衣红粬酿造的红酒给我们品尝。那一盏瓷杯亮红的糯米酒,入口甜润醇香,真真是人间绝品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与坊主交谈间,他不经意的一句感慨,触动了我:“……这手艺虽是从父亲那传下来的,说实在,他也没多教我些什么……很多时间,我是在不断摸索中领悟到的。我们做粬的,真的还要靠运气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少一样,都难啊!”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是啊,对于在大地上埋头劳作的芸芸众生来说,再没有比“风调雨顺”“安居乐业”更能左右他们对于幸福的卑微的期冀了。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最后一抹夕光融进了暮云,烟霭曚昽中的徐岙底,像一首晚唐诗,像一阕婉约词,像一壶绵柔甘醇的糯米红酒,有万种风情,有千般滋味,叫人眷恋不舍!(林承雄)ohj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

文章来源:福鼎新闻网 责任编辑:
版权声明:
?凡注明来源为“福鼎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福鼎新闻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?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:0593-7856234 技术服务:0593-7998976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福鼎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8-2017
福鼎新闻网|今日福鼎|福鼎新闻信息权威发布平台